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傳媒

衛雙良書法作品選刊

閱讀數: 319
【杰商書畫】

衛雙良,號衛三,陜西扶風人,中國人民大學藝術學院書法研究生畢業。陜西人民書畫院院長,《中國書畫報》西安藝術中心主任,陜西省書法家協會第四屆副主席,中國書畫藝術家協會副主席,中國國學研究會研究員,陜西廣播電視大學客座教授,西北大學藝術學院兼職碩士研究生導師,臺北故宮書畫院終身名譽院長兼客座教授,香港特別行政區書畫社名譽社長,人民書畫網、《人民書畫報》、《人民書畫研究》雜志總編。自幼酷愛書法,從上中學開始用毛筆完成作業,在軍隊和政府機關工作以毛筆起草文件材料,四十余年學書不輟。其書法理論和書法創作成就突出,真、行、草、隸、篆各種書體皆通,尤以行草書見長。作品追古出新、蒼勁剛健、飄逸灑脫、風雅雍容,先后二十余次參加全國及國際性書法大展(賽),獲得過金、銀、銅獎和特別獎。先后為三十多個單位和書刊題寫牌匾、名稱。曾在《中國書法》《書法導報》《中國書畫報》《陜西日報》《西部藝術報》《西安晚報》《中國收藏》等多家報刊發表書法作品和書法論文。陜西電視臺、西安電視臺先后多次對其進行新聞報道和藝術專訪。先后在日本、韓國、澳大利亞、新加坡、馬來西亞、意大利等國家和中國香港、臺灣等地區舉辦書法展覽。在陜西美術博物館,第三、六屆西部文博會,以及西安港澳中心舉辦個人書法展及個人書法藝術研討會四次。書法作品被收入《中國書法家作品選集》《中華書畫寶典》《中國書法大典》《陜西當代書法作品集》等。先后有十余幅作品被北京民族文化宮、中國駐日本大使館、法國駐中國大使館等處收藏。先后被相關文化藝術機構授予“中國書法百杰”“中國書畫名家百佳新聞人物”“影響中國的百位藝術家”等榮譽稱號。新中國成立60周年時,被文化部文化藝術人才中心選入中央文獻出版社出版的《60年60家》典籍。

追古出新 妙書春秋

——品讀衛雙良書法

□喬犁

衛雙良書法沉雄婉約,總是給人以雄強、樸厚、沉靜、剛勁的骨力感,同時又具有明顯的柔情、灑脫、靈動的云煙之美。筆者對雙良先生的草書尤其感興趣。其最大特點是,他能將柔美與蒼勁融為一體,使多種筆法交相輝映,跌宕起伏,大開大闔,給人以強烈的視覺沖擊。他善于以濃墨造勢、以枯筆寫意、以方筆示力、以圓筆抒情,用筆法的靈動多變來追求作品的韻致。所以,有人贊美他的草書作品雄奇剛健、大氣磅礴,同時又飄逸靈動、宛如云煙。這種境界,完全是雙良先生將帖學與碑學完美融合的絕妙境界。書法的第一要素是筆法。書法家在創作時,用筆過重,會造成墨跡僵死,缺乏生命力;過輕,則會造成筆跡飄忽不定,缺乏沉穩感;過放,會落墨輕狂、張牙舞爪;過收,又會讓讀者感到呆板,沒有張力。雙良先生對書法用筆進行了深入的研究、探索,很好地把握了疾徐、虛實、收放的恰當結合,實現了碑意與帖意的融合、傳統與現代的結合、性與情的結合。這是他的書法讓讀者感興趣且耐人尋味的最大原因。

衛雙良書法的又一個特點是墨法考究,敢于運用濃墨潤筆與干澀枯筆。在他創作的許多內容豪邁的作品中,他總是蘸一次墨,盡情地一揮而就,形成了大量的飛白枯筆。這些作品,濃墨與淡墨、潤筆與枯筆相互映襯,形成了鮮明的對比,前后、左右充滿呼應之勢和顧盼之情,很好地表現了書寫內容之蒼涼悲壯的情調。如果雙良先生沒有深厚的傳統功底和超前的現代意識,沒有超人的卓識和高深的境界,他自然是不敢如此書寫的。認真品讀雙良先生的作品,會感到他每幅作品都是根據書寫內容所反映的不同情思,運用不同的筆法和墨法,表現出個性化的情趣和格調,或沉雄厚重、或輕松流暢、或婉約纏綿……總是跳蕩著動情的音符。

在中國,有文化的人不一定成為書法家;但真正的書法家,則一定是一個文化人。作為一個才情橫溢、思維敏捷、非常具有浪漫情懷的書法家,衛雙良先生給人的印象首先是一位博學多識的才子、是豁達雅儒的文人。從當學生做作業,到機關起草文件、寫材料,他都以毛筆書寫。他從軍、從教、從政,工作崗位頻變,但幾十年如一日地從未停歇過他手中的筆。閱讀過衛雙良的著作和詩文的人都說他是一位“儒將”,是學者型書法家,是充滿浪漫情懷的詩人。

了解了雙良先生寬博的文化修養、豪放的胸襟、非凡的氣度以及對當代文化的深邃思考,就能明白他為何能達“窮變態于毫端”的緣由了。

“非盡百家之美,不能成一人之奇。”雙良先生的書法專精博取,在宗法“二王”的同時兼收百家,并蓄眾長,融合于中國書法史上眾多書家的風格與筆法。從他草書的根基上看,明顯受到王羲之、王獻之、孫過庭、張旭、懷素、王鐸、傅山等書法家的影響較大;楷書師法王羲之、柳公權、顏真卿等,兼習魏碑、隋碑等;行書走“二王”和孫過庭之路;隸書吸納《乙瑛碑》《華山碑》《史晨碑》等漢碑之神韻;篆書則以鄧石如書作為范本。總之,他重傳統、深探索,對歷代法帖墨跡無不涉獵。

雙良先生是一位很善于運用不同的書體、不同的筆墨線條來表現不同情感內容的書法家。我們站在雙良先生的作品前,細細品讀,思維自然會隨著他作品中的“黑白空間”去神游古今。他的草書作品大開大闔、大收大放、大刀闊斧、干凈利落,其勢如絕岸頹峰、奔雷墜石,似鴻飛獸駭、鸞舞蛇驚,表現出強烈的感染力和無法阻擋的沖擊力。

雙良先生的書法遵法不拘法,師古而又不泥古,具有非常強烈的“傳統”與“現代”相結合的意識。他是一位在會心古人的同時,又非常樂現新意的書法家。

在他的作品當中又一個鮮明的特點,就是潤中有枯、枯間含潤,而且其中深藏著極為巧妙而又格外豐富的變化。他用不同的筆墨風格,書寫出自己在不同環境中不同心境的作品;不同的作品,自然地流露出他不同的情感世界和審美追求。這樣的創作格調,古人雖然有之,可他們在作品中卻表現得不是那樣強烈;而在現代書法家中,有此藝術思考并達到如此高超境界者,確不多見。

筆者注意到,在雙良先生的書法作品中有大量的留白,配之以多種筆法的變化,從而產生出非常美妙的虛實相映、枯潤相伴、濃淡相宜、細粗相生的中庸和諧的韻致。讀他的作品,就好比欣賞一支優美絕倫的協奏曲,好比在觀賞芭蕾舞《天鵝湖》……所以筆者從心底感到,他是一位真正的書法家!

筆者有幸目睹過雙良先生的書法創作過程,由此更加理解先生書法的藝術境界。毫不夸張地說,他在高度集中地進行創作的時候,全然一副旁若無人的神情,馭筆驅墨,放飛來去,恣意任性,忘我揮灑。其態其勢,如音樂,似舞蹈,如壺口瀑布,似涓涓溪流,讓人嘆為觀止、佩服至極!先生此時的神態,似乎超脫塵俗,物我兩忘;又似乎世間萬物皆為己生,世間萬物皆為己用。山川萬物皆在筆下,情感胸襟躍然紙上。遙想當年的徐渭,可有此神態!

怪不得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陳忠實先生、著名作家賈平凹先生、著名書法家吳三大先生等各界名人紛紛題詞撰文,贊美雙良先生的書法。陳忠實先生題詞:“落紙云煙,氣象萬千。”賈平凹先生題詞:“精氣兩足,筆墨雙良。”吳三大先生題詞:“雙良書法如錐畫沙,任情恣性,筆下生花。”文藝評論家王盛華稱贊衛雙良先生“雅儒豁達,通靈入神”。在反復閱讀雙良先生的書法作品時,筆者也曾發過如此的感慨:古遠墨跡旁,滴滴味道香;多食自有益,筆墨必甘暢。(本文作者系文藝評論家、書法家)

作品欣賞

天地正氣 

錄楊萬里詩一首 

錄張若虛詞句 

“大漠長河”聯 

“心有何必”聯 

錄毛澤東《憶秦娥·婁山關》 

錄毛澤東《卜算子·詠梅》 

錄衛夫人《筆陣圖》(局部) 

錄范仲淹《岳陽樓記》(局部)

上一篇
下一篇
真人棋牌游戏送6现金